路西法尔


耽美剧一直以来都是低分重灾区,我们不能期待所有剧都创造《陈情令》的神话,比如最近这部5.3分的《成化十四年》。

你大概可以把它看作是《长安十二时辰》和《陈情令》的合体,一边讲破案,一边双男主,原著小说也是很受欢迎的纯爱向路线,想象起来就很美好。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破案的乐趣,营业的乐趣,两部快乐的热播剧结合在一起,本应该是双倍的快乐,但是……六千名豆瓣用户为什么会给出不及格的分数呢?

因为这部剧就像成化年间最出名的产物「太监」一样,也遭到了创作者疯狂的自我阉割。


《成化十四年》讲述的便是西厂刚刚成立一年后,权势熏天的汪直大兴案狱时候的故事。

由明宪宗最宠幸的太监汪直接掌管的西厂在当时权力远高于「东厂」,直接向皇帝汇报,可谓只手通天。

所以也有种说法,明朝最出名的特产,除了瓷器,就是太监了。剧集还把汪直塑造成一个为了查案不惜代价的辣手神探,多少有点原型。


不过这部电视剧真正的主人公并不是汪直,而是顺天府推官唐泛和锦衣卫百户隋州。

唐泛性格懒散,隋州不苟言笑,加上心狠手辣的汪直,三个个性迥异、分属不同派系的人围绕一系列离奇命案时分分合合,紧张的案情之余穿插点吃喝玩乐,加上官方卖腐的双主角,确实像《长安十二时辰》和《陈情令》的合体。


作为一部古装悬疑剧,《成化十四年》的悬念与《长安十二时辰》相比就像全日制本科生和幼儿园大班的差距一样大,多看几集《名侦探柯南》的观众都会觉得大有问题。比如唐泛刚刚登场时,为了表现他断案入深,编剧让他一口气断了三个案子小试身手。我竟听到了这样的名推理:

「雨前雨后,天潮地湿,这鸡窝内气味难闻,所以这只鸡绝对不可能待在鸡窝里。你说下雨之前你的鸡在鸡窝待着,这就说明——你从未养过鸡!」

听了这段话说八道,我的眼神已经死掉了——待遇这么好的鸡,平时不听古典乐好意思下蛋吗?


开幕雷击之后,我就知道不能对这部剧的智商报以太大期望了。

福尔摩斯与华生初次见面时就秀了一把「演绎法」,将对方的身份、经历推理得丝丝入扣,日后的推理作品「名侦探」与「助手」初遇时总爱模仿这一段,但是因为作者水平不一,模仿得好的成了致敬,模仿得差的就成了效颦了。《成化十四年》唐泛与隋州见面时也是来了一段,唐泛是这样推理的:

「可惜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厨子……厨子拿刀用的是腕力,使得是巧劲,而你这胳膊明显是有通臂之力,使起劲来便可破山断石——根据这些我敢肯定:阁下绝对不是一个厨子。」


听完这段神推理我的眼神又死掉了,我祈祷自己上网的时候千万不要遇上唐推官这样的网友,这不叫推理,这是杠精本杠。

可能这段推理编剧自己也觉得实在太扯,补了一句:「刚才我说的那些都是胡乱猜测,其实只有一点,坐实了阁下的身份——阁下穿的是七品官靴!」


喂,不要欺负我们没看过《新龙门客栈》好吗!

编剧明显不明白应该如何写合格的推理,写出来的都是这种七拼八凑的东西。第三集,韩府的车夫毙命,锦衣卫只找回了马车。

两个主人公竟拉着这辆马车沿街逢人便问:「你见过这辆马车吗?」身为衙门官差,好歹出一份告示吧?就算没有告示,也要询问街边有固定摊位的商贩吧?拉住迎面走过来的人就问是何道理?人生不会踏入同一条河流,也不可能踏入同一条马路呀。


就是这么瞎猫碰死耗子的办案方法硬是遇到了一位看穿了一切的茶摊老板,而这位深藏功与名的茶博士竟然不认识原来赶车的车夫,只是偶然见这辆车在邻居侯伯的大门前停过便断定车夫姓侯,甚至推断出赶车人在韩府当差——我说您才是真正的名侦探吧!


第四集,在证人疑犯统统死掉的情况下,唐泛布下了「引蛇出洞」的陷阱,希望诱使幕后黑手跳出来灭口。

但这个计策稍微想一想就会觉得有大问题:诱饵被囚禁在北镇抚司的大牢里,由锦衣卫团团包围,万一幕后真凶被这超高难度的挑战吓得不肯露面怎么办?唐泛并没有Plan B啊!合理的逻辑难道不是锦衣卫故意露出弱点,引诱幕后真凶不得不采取行动吗?坐在天牢里等着凶手自投罗网是怎么回事啊?


更离谱的是凶手自投罗网了,锦衣卫竟然——没抓住!隋州领着一大群手下蹲在墙角,直到唐泛被蒙面杀手擒住之后才像海水褪去之后的招潮蟹一样一涌而出。

杀手毛手毛脚地挟持了唐泛之后,竟连言语威胁都没有尝试一下,丢下来之不易的人质撒腿就跑!大哥,你对自己的腿脚这么自信你是博尔特吗?让观众们目瞪口呆的是:堂堂北镇抚司竟然连一个抄后门的人都没有,一个镜头之后这家伙竟然就逃得无影无踪!


《成化十四年》的原作是一部原创耽美小说,但和《陈情令》的原著《魔道祖师》不同,是一部「清水」的耽美小说。男主的暧昧戏份并不多,主要集中于协力办案。既然悬疑部分已经写得乱七八糟,那么「福利」的部分又如何呢?

从观众过的反馈来看,这部分所激起的愤怒其实比漏洞百出的剧情更大。因为剧组竟然给唐泛安排了一个女主!


《成化十四年》已经是很纯爱的耽美小说了,然而制作方觉得光「兄弟情」还不够保险,还要再塞进来一个女主,以欣赏男男CP为乐趣的腐女不仅被塞回柜子里,而且还被加了一道锁。

对主人公唐泛的性格修改也引发了原著读者的抗议。原著中唐泛是一个处事低调的君子,虽然略有散漫但并不像官鸿演绎的那样轻浮,电视剧版的主人公则是一个不成熟的大龄儿童,随时随地撒娇卖萌。


很显然,这完全是借鉴了市面上常见的公子男和幼齿女式的青春偶像剧式人设。

在「腐文化」中,直女们通过男性同性恋的形象来而逃避社会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男性凝视,去想象理想的爱情。她们从传统的影视情爱关系中脱离出来,在新的情感关系中重新建立性别认同,并以这种「反凝视」的机制,获得更加安全的观看距离和更加舒适的性别代入,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主流社会的带来的性别焦虑和性别压抑。


这是男同之爱,尤其是像《成化十四年》这种清水向的人物关系,在展示性向的流动、多元化样貌之外,对占据霸权地位的男女情感关系发起的挑战。

但是电视剧改编却完全丢失了这种内核,它一方面阉割了男同之爱的挑战和反叛,一方面将男女之间强/弱、保护/被保护的刻板规范重新强加到两位男主角身上,官鸿将「受」的一方呈现得过度弱势乃至痴呆,这才是他被观众抨击为「油腻」的原因。看这样的男男关系,跟看传统的那些男强女弱式的古偶剧,并没有根本上的不同。


一方面这部剧需要忠实的腐女粉丝来为它捧场、消费,一方面又不尊重、不承认这些倾向的存在,女性被预设为为脸孔漂亮的男性偶像打开荷包的沉默的群体,只要他们在影片里壁咚一下就可以——恕我直言,糊弄傻子也没有这么直白的。

作为亚文化的耽美文化始终处在次级地带,一部这样的剧想要火,靠的是广泛的受众群体自发扩散的粉圈经济。

《成化十四年》瞄准了这样的群体,却把这个群体的需求踩在脚底,这是实实在在地消费耽美文化。


需要承认的是,时下耽美圈的作者们确实面临诸多不易,但有时候创作就像障碍赛,想办法绕过这些障碍和直接冲出赛道超车是两码事,没有人会看得起作弊者。

合作邮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罗永浩,一场楚门秀的终身男主角
这部剧,等一年,值
苏联最伟大的电影之一 ,它是如此自由
上一篇:GIF-巴黎在主场0-1落后,真的有出局的危险!
下一篇:德赛集团宣布成功收购西门子VDO惠州公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