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片迷大概都会记得这个画面。


在太空船上,大家都围坐吃着饭,突然一个男人倒在餐桌上,他抽搐、嘶叫起来。


随后,他的胸腹破开,一只拳头大小、呲着牙的小怪物破胸而出,迅速逃窜。


这是影史著名恐怖片[异形]中的经典一幕。



阿看曾经在一篇文里分析过,这是本片编导对女人生孩子景象的一种恐怖式模拟。


到了后来续作[普罗米修斯]里,居然又玩了一次生产的梗


科学家女主因为被感染的丈夫而怀孕,谁知道怀的竟是一只小异形。


女主通过机器将异形排出(再一次模拟生产)的画面,算得上给阿看造成生理与心理阴影的top场景了。


[普罗米修斯]幕后


以前阿看不懂。


为何“异形”这个系列,这么喜欢拿女人生孩子这件事作文章呢?


直到阿看最近追了一部韩剧——



《产后调理院》


看完第一集直想感叹:


天呐![异形]算什么,女人生产过程简直比之更惊悚恐怖啊!


01


《产后调理院》首先是一部喜剧。


但就是这部喜剧,却拍出了99%的国产剧都没有涉及到的一个主题——


孕妇生产过程。


不是那种给医院和产床几个特写、配上女人撕心裂肺喊叫声,几秒后婴儿啼哭声的生产过程。


而是花费了整整一集时间,仔细描绘了从羊水破、到送医、内检、宫缩,到漫长的疼痛之后分娩的过程。


难怪豆瓣有很多类似评论


先来说说剧情。


本片女主吴贤珍(严志媛饰,也是[素媛]里的妈妈),孕前在职场刚刚晋升。



但命运跟她开了一个玩笑般——


当她在公司成为最年轻常务时,也同时成为了妇产科最高龄孕妇。


身为“打工人”,吴贤珍一直工作到了产前一刻。


甚至就连羊水都破在了她面见客户的过程中,争取到客户之后,马不停蹄打电话给医院说羊水破了。



这一刻,真是既尴尬,又辛酸。


书本上说,分娩过程分为四个阶段:


孩子准备出生的第一产程(胎儿做好娩出准备)——孩子出生的第二产程(胎儿娩出)——胎盘脱落的第三产程——妈妈恢复的第四产程。


但对于吴贤珍本人而言,她却经历了完全不同的感受阶段。


第一产程开始是“屈辱期”


从灌肠、到剃毛,私密处时不时被器具捅、刮、拔、剪。



全程感受着莫名的屈辱。


却不知,跟后来的疼痛相比,此刻的屈辱还是人类所能感受到的非常奢侈的一种情感。


进入第二产程,到了“禽兽期”。


在“此生第一次感受到的极端痛苦下”(宫缩的疼痛),产妇不再是个人,只是个哭嚎着求饶的“禽兽”罢了。


而在你哭嚎哀求中,还得面对医生将手指插入私处的“内检”。


本片女主就更惨了,成为了男医生带实习生的讲解案例。



实习生们轮流给女主“内检”。这边是痛哭哀嚎,那边是医生们淡定交流心得。


之后,经过短暂的平静期(如果和女主一样打了无痛针)后,则来到了最恐怖的“发狂派对期”


也就是真正分娩前。


阿看觉得,之前看过再牛B的恐怖片,好像也都比不上这一刻了。


吴贤珍怎么形容自己的疼痛呢?“身体里在进行一场规模宏大的大迁徙”。



非洲草原上,数百万动物大军碾过茫茫大地,声势浩大,雷霆万钧。


而产妇,就是在用身体承受这种了不得的阵痛。


直到某一刻,在生与死边缘的某处,孩子出生。


产程结束。可产妇妈妈自己的人生,好像也随之结束了。


02


《产后调理院》这部剧,从生产、到产后。


它几乎全方位描述了生育这件事,对女性究竟意味着什么。


但阿看今天并不想谈论产后后遗症(漏尿、尿失禁、脱发等,甚至产后抑郁),也无意探讨生育对女性人生的影响。


阿看今天只想关注一个事:女人生孩子到底有多痛?


在知乎上,“顺产到底有多痛”这个问题下有超过2000个回答,2万个关注,超过1500万的浏览量。



在2千多个回答中,大多数都是亲历者的故事与描述,她们这样形容分娩痛:


“感觉像断了十二根肋骨的疼痛”;


“感觉整个小腹那一圈的腰部被大锤狠狠地碾碎了”;


“跟捅你一刀的痛不太一样,就像是跟着你心跳的痛”;


“疼的跟筛糠似的,痛到在产床上情不自禁癫起来、大声哭喊”;


如果你恰好看过恐怖片[驱魔人],这位孕产妇形容自己“就是那被魔鬼上身的少女”。



太有画面感了!


至于产房里的景观,围观亲属们则写道:


“那就像一个杀猪场,嚎叫声此起彼伏,很多声音不像是人类能够发出的。”


亦或是完全相反的景观:


“大家疼得龇牙咧嘴,坐卧不安,强忍着叫喊的冲动,发出声调各异的呻吟声。”


阿看问一个经历过顺产的朋友到底怎么个痛法,朋友异常实诚:


“就是疼的想死。不想生了,某一刻是真的想死。”


这在某些人看来,是略显夸张的反应。


可你如果还记得2017年榆林产妇跳楼事件,就不会觉得夸张。


当时,榆林的这位产妇,在经历了漫长的宫缩期疼痛后,曾一次次地寄希望于剖腹产能减轻自己的痛苦。


我们看着监控里,孕妇面色苍白、脚步虚浮,她连站都站不稳。


一次次地因为忍受不了疼痛而瘫软在地上。



可是,剖腹产的要求无人回应,最终落空。产妇于是再承受不了,选择了从医院窗口一跃而下。


这个世界上可能有一半人永远也无法理解:


究竟是怎样的疼痛,才能让一个熬过了十月怀胎的孕妇,在马上要成为母亲的最后关口选择了放弃。


拿数据说话,医学上,将疼痛感分为10个级别。


前几级很轻微,中间字数属于中度疼痛,7级之后面对的就将是剧烈的疼痛感(肋骨断裂级别的)


而分娩痛,几乎所有人都能达到最高级别疼痛——10级。


从宫缩到最终分娩,疼痛感在不断上升,而且会持续数小时,有的人甚至是数天。



而在“丁香医生”的一篇科普文中讲到:


作者目睹过一次分娩痛体验活动,准爸爸们通过机器模拟体验分娩阵痛。


大多数准爸爸只能体验到4级疼痛,而一位坚持到7级的男性,只几秒钟,就面部抽搐,全身冒冷汗。


所以,下一次,如果再有人跟你杠“不就是生个孩子?”


请看官将本文本段拍在他脸上!并且,祝你光速远离这种没有同理心的人。


03


很多人都跟阿看说过:


生孩子不是最难的,生出孩子后(的生活)才是最难的。


可在我看来,生孩子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很南了啊啊啊啊啊啊。


更关键的是什么呢?苦,吃了;痛,忍了。


到头来,所遭受的一切苦痛,还要被人轻飘飘几句话全部抹杀


《产后调理院》里,当婴儿出生,全家人都围在婴儿身边开始——


产妇妊娠分娩的所有痛苦,便也被一次性全数忘却了。



婆婆手舞足蹈、满面春风:“婴儿怕妈妈受累,一天之内嗖的一下这么快就顺产了呢!”


丈夫弱弱反对:“不是啊,孩子妈妈也是吃了苦的。”


婆婆惊讶瞪眼:“什么吃苦呀?不论多辛苦,只要看到孩子的脸,就能瞬间全忘光!这就是母亲啊。”



病床上,又饥又渴、劳累困倦的新手妈妈听着大家的讨论,只是莫名有点懵:


“Excuse me?...顺产???”


“Excuse me?...忘掉????”


嘿,产妇就像被用完丢弃一样丢在一旁无人照看,还要接受大家强制的“母性爱庆典”。


这是什么鬼玩意逻辑啊?


但事实上,可不是电视剧夸张,这才是人间真实,实在太日常不过了。


看知乎上大家分享的经历:


有产妇在疼痛和煎熬之下实在忍受不了,叫来护士监测宫缩,当发现疼痛级别只到6级时。


护士丢下一句“你忍受疼痛的能力也太差了!”就匆匆离开了。


有的产妇在产后缝针时疼的哇哇乱叫,被医生训斥:


“快别喊了,谁没生过孩子啊?以后考虑清楚再要!”


还有的产妇在忍痛失败之后和家属商量顺产转剖腹产,被家属安慰:


“不矫情了,生孩子哪有不痛的?忍一忍就过去了。”


这些话我相信大多数产妇都听到过。


我们几乎已经习惯了,从家庭到社会再到医院所流露出的对女性产痛的轻视与漠然。


阿看问那个生产过的女性朋友为什么会这样。


她幽幽道来:因为中国人生孩子,“鬼门关”绕一圈的观念早根深蒂固了!


大家觉得这不是很正常吗?一代代都这样过来的。


甚至还有和《产后调理院》剧里一样的“产妇鄙视链”存在。


根据疼痛和所遭罪程度降级排名:难产顺产>普通顺产>无痛分娩顺产>被动剖宫产>主动剖宫产



当分娩疼痛被作为母爱伟大的象征。


阿看听完饭也不想吃了,只想先去吐一吐。


04


决定最后说几句“无痛分娩”这件事。


技术上,产痛是可以有效降低的。这就是打无痛针。


通过在脊椎外层的硬膜注射麻醉药,7级以上的痛感可以有效降低到4级以下。


要知道,《产后调理院》里女主还是打了无痛针的,可还是经历了几个过程的难熬疼痛。



而我国孕产妇,大多数都没有无痛针这种东西的。


一个数据显示,在中国,当前仅有10%的产妇能够在生产时享受“无痛分娩”。


而在几年前,这个数字甚至不到1%。


与之相对的是,在美国,这个数据高达80%。


2017年,榆林孕妇跳楼事件之后,“无痛分娩”才开始更多的被讨论和推广起来。


事实上,这个技术在半个世纪前就已经成熟,而它在国内,一直都是产妇中的“奢侈品”。


为什么它推广度如此不足?


借用“丁香医生”文章中的一句话:“因为病床上躺的是「她」。”


虽然很残忍,但是很真实


普利策奖图书《天空的另一半》中说,“麻醉剂被研发出来后,几十年来不让分娩妇女使用,因为妇女受苦被认为理所应当”。


而在国内,经历剧烈的产痛,更是“人人如此”、“正常过程”。


“无痛分娩”在今天又是为何难推广?


除了客观原因(麻醉医生稀缺),阿看那位女性朋友的亲身经历或许更能说明一些问题。


当她在产程受尽折磨,想起无痛针时,婆婆告诉她:


“打无痛针会有严重后遗症,而且,会影响胎儿”。


听到影响胎儿,我的这位朋友就放弃了。生生熬过了全程,名列“产妇鄙视链”最上游。


而事实是,技术安全有效!更不会对胎儿造成影响。


但谣言显然更盛行。


李银河教授曾说过:“产妇分娩是否痛苦,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


真心希望有一天,所有人都能有此共识:


不是一定要经历“死去活来”的分娩才能证明母亲的伟大。


产妇有一天可以根据自己的疼痛敏感度,自由选择“无痛分娩”(抑或剖宫产)


希望所有产妇的家人都能正视疼痛,尊重产妇遭受的苦难,而不是用一句“母爱”轻轻略过。


也希望所有的男人都能耐心看看本剧和本文。


参考资料:

[1]为什么产痛在中国只能靠忍?因为病床上躺的是「她」,丁香医生,2017.9.6

[2]“顺产到底有多痛”,知乎

[3]生孩子的五层鄙视链,为什么说被忽视的“顺转剖”是最受罪,小红姐产房故事博客

[4]“无痛分娩”为什么得不到普及?南方都市报,2017.9.14

[5]待产孕妇跳楼:在中国,生孩子从来都不是女人自己的事,世界华人周刊,2017.9.6




影迷互动


你如何看待生育?


请到文章末尾评论区留言

与更多影迷分享你的观影感受



推荐阅读



上一篇:航空词汇知多少——脉冲
下一篇:中石油集团上半年整体经营形势好于预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