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匍京睹场

我用嘴喂你一些词

发布日期: 2020-09-10


题图 /Daehyun Kim

点击看组图,关注“美好画片碎碎念”




配乐/ Ov zarmanali-Jan Garbarek;The Hilliard Ensemble

音频制作人 / 鳕鱼

更多音频前往荔枝APP




被禁止吐露的


我忘了一些词,

我用嘴喂你一些词

叹气声里混杂着

沸腾的词。

这些被禁止的,无法实现的。

我咬住你的唇

粘稠的血和眼泪

湿润的词。

全部的力气、勇气

侥幸的善——不容忽视的——

这些被你咽下的,从不软弱的词

我想喊出来,

我要踏着它们的声调

跳星星舞。

些,

不属于恋人的词

不能只是永久低低地耳语。

这些光明的,滚烫我们的——

理所当然

被公开仰慕。

这些死去的,

这些复活的。

作者 / 杜绿绿










身处信息时代,信息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通畅。许多词被禁止通行,有时候是机器、系统无条件拦截,有时候是党同伐异者围攻清除、举报清除。这叫人不禁心生疑惑,词难道也有传染性吗?


这首诗更让我感兴趣的是,它还展现出了词所面对的更深一层困境,以及我们应该用以对抗的方法。词本应是“活色生香”的,“沸腾的词”“湿润的词”“从不软弱的词”……但在网络环境中,这些带着触感的东西好像都被抽象掉了,于是用词传达出来的个体遭遇的苦难和不公、个体应有的权利和诉求,竟然也被屏蔽、被莫名其妙地围攻。大而空洞的东西真有那么重要吗,以至于能掩盖所有?也许冷酷无情就是从词的抽象开始的,让我们像这首诗所描述的一样,重新用触觉、用肉身去温习每一个词吧,去抚摸它、感受它。





荐诗/ 曹僧

顽皮的电动和尚

著有诗集《群山鲸游》




猜 你爱 读


诗歌|在不想笑的时候,你不必勉力微笑


绘画|无论活到多少岁,我都会舍不得性命


摄影|一切逃亡都是命运




第2741夜
声优 /obazhong点击可听
声优值守/ 鳕鱼
读睡主理人 / 姜莱



诗作及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投稿请联系 bedtimepoem@qq.com
广告&推广QQ:1170627869【注明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