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匍京睹场

绝不服输!华为进军汽车圈自带王牌!

发布日期: 2020-08-21



虽说在美国受到了“不公平对待”,甚至说是打压,但华为这中国数码龙头企业,并没有如某些人所想的停步于此。反而…在8月13日进行工商信息变更,经营范围新增汽车零配件及智能系统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建筑工程,立志大规模进入新领域。

换一句话说,华为将成为自动驾驶软硬件的供应商,成为又一对抗外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的一员,自力更生,实现自动驾驶层面的自我供应,避免垄断。

自动驾驶,已经是如今出行行业的发展趋势,包括了个人乘用车、公共交通工具、物流运输等诸多领域。对于我们一般消费者来说,能够享受到就是自动驾驶辅助系统,以软硬件兼顾的方法,为我们保驾护航。
至于公共交通、物流运输就更为重要了,能够有效降低成本以及规避风险,欧洲更是早早布局了自动驾驶物流车,国内则是广州自动驾驶的APM地铁线路。更高级别,更可以涉及到国家重要物资的运输。所以这一战略技术,中国必须掌握,谁也不想《速度与激情8》那汽车因“被黑”失控,会在真实生活发生。
华为,是如今想要打破行业寡头垄断的中国企业,它自研手机CPU、通讯基站等行为也反映它的“对抗”态度。你想垄断?我就是自己苦干也不愿被控制。
这背后当然也有利益驱动,自动驾驶行业市场前景、利润空间大,更重要的是尚未形成固定格局。“财大气粗”的华为,进入该行业相比直接造车,风险更小,并且有着通讯系统、集成电路设计研发、物联网以及生产销售等经验的它,在这个行业还有着先天优势。
事实上,华为在2014年就开始与东风、长安等国内外车企开展车联网、智能汽车等领域的合作;2018年,更是与奥迪合作,计划于2022推出支持5G车联网的车型,只是如今欧洲部分国家抵制华为5G,会有所影响;同年10月,甚至发布了当时非常先进的L4级自动驾驶计算平台MDC600。
此前的华为,更多担任的是相对轻资产的设计研发工作,但如今它决心打入制造行业,成为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日本有电装、德国有博世、法国有法雷奥,而中国则有华为,不过注意的是,如今的华为与它们还明显有一段距离,但未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就正如当初华为要自研手机CPU一般。
对于自动驾驶技术来说,最主要的硬件就是各类传感器,其一是视觉摄像头,特斯拉model 3就采用车头3目摄像头,另外全车还集成了8个摄像头;其二就是穿透力极强的毫米波雷达,是如今最广泛采用的雷达;其三则是精度、成本最高的激光雷达。

最直观在于三者所产生的数据量,视觉相机也不过是20-40MB/s,毫米波雷达则是10-100kB/s,激光雷达则是10-70MB/s。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出于成本考虑,并没有采用激光雷达,其CEO埃隆·马斯克甚至说道“任何使用激光雷达的自动驾驶公司注定凉凉”,反而以算法以及学习功能作为弥补,所谓“硬件不够,软件来凑”。
但缺了分辨率高、抗干扰能力强、信息丰富的激光雷达,获得的感知信息就减少不少,所以每当特斯拉出现自动驾驶导致的事故时,就有人指出或许因为缺少激光雷达。
作为首款真正意义上搭载L3级自动驾驶技术的奥迪A8,更是首发了法雷奥集团的4线激光雷达。
这次华为的进军,更计划以激光雷达为目标,从武汉光电技术钻研中调集了一万多人,目标是短期内开辟出100线激光雷达,并且将成本降低至200美元,甚至是100美元,将Made in China价廉物美的特色发挥到汽车领域,也难免其他企业会慌。
此外是自动化驾驶芯片,在这方面更几乎是海外垄断,尤其是英特尔所收购的Mobileye,它的EyeQ4芯片就搭载在我国的小鹏G3、蔚来ES6、Aion LX等车型上。这款芯片具备了每秒2.5万亿次的算力。
英伟达的Drive AGX orin平台,算力更可以200万亿次/秒,功率达到了45W,能耗相当于笔记本电脑。至于旗舰产品,能耗则达到了更夸张的800w。至于数据吞吐量,在复杂情况下可以高达40Gb/s甚至18TB/h。所以能有效降低运算符合的、短延时以及大带宽的5G网络,会是最大助力,这是华为进军自动驾驶的一大优势。
但除了激光雷达以及驾驶芯片,算法也是其中一个难题,在Autopilot上线之初,特斯拉也只能是赶鸭子上架,先售出带有自动驾驶硬件的车型,随后通过OTA升级获得自动驾驶功能。换一句说,缺乏软件空有硬件,还是无法做到自动驾驶。
从中国看向全球,类似华为的中国企业还不少,其中就有以无人机冠绝全球的大疆,甚至被网友戏称为“军huo”,它进展比起华为更快。内部孵化的Livox览沃科技在1月的CES展,就推出了面向L3/L4级别自动驾驶的两款激光雷达,价位为3999-9999元,另外还有泰览-15,性能更优于外国大牌Velodyne的128线激光雷达,以500m的探测距离强势打败后者的300m距离。
Velodyne正是如今的激光雷达供应商巨头,早在1983年成立,产品线有16线、32线以64线以及128线雷达。而国内的禾赛科技、速腾聚创、Livox则开始以后来居上的态势,威胁到它的巨头地位,尤其是速腾聚创开始优先量产16线雷达,以及禾赛科技推出的降维打击的40线雷达。
结果就是,2019年Velodyne以侵犯专利为由,将禾赛科技以及速腾聚创告上了法庭。今年2月,Velodyne CMO Marta Hall在Twitter连发4条推文,怒斥中国对手窃取知识产权,企图通过舆论向美国政府施压,这样的桥段是否似曾相似?
另外还有,2019年3月特斯拉突然发难小鹏汽车,将后者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小鹏雇请了特斯拉前高级工程师曹光植,认为其窃取了特斯拉AutoPilot的源代码,要求小鹏汽车提供全部源代码。这一无疑要求,打压意味颇为明显。

正如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女士一贯推崇的理念,“掌握核心科技”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至关重要,虽说经济全球化,但商业“并无永恒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一旦中国企业有赶超外国龙头企业之势,就必然出现某些困阻,华为就是其中一个代表。另外对于某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技术,自给自足永远是稳妥不过的选择,而不至于被外国垄断企业控制,受制于人。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大众全新EA211 EVO超强发动机 为何还不给我们!?》
《在座的都是辣鸡?这些新车还没上市就先吵起来了!》
《对不起 这些中国产的车真的让人刮目相看!还买啥合资进口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