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匍京睹场

初中和我的爸爸

发布日期: 2020-08-15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初中和我的爸爸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2020-08-15

(说明:这两篇短文也是我们写作班的学员作业,作者名:锦瑟。文章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的奇葩爸爸。这让我感觉到,如果你有一个奇葩爸爸,你就等于有了一个文学宝库。读了这两篇短文,不要浪费,挖掘一下你的奇葩亲人们吧。)


1  领读

初一下学期,为了提高我们班的学习成绩,班主任老师决定语文、英语课各增加一名副课代表,帮助正课代表分担领读、开展小测验和回收作业的任务。

老师说一周五天,隔天更换早读科目。这个礼拜单数日读语文,双数日读英语了,下周就调换一下。早读的内容由课代表决定。我被追加为英语课的副代表,正代表是欣。

欣是我从小学一年级就一起玩儿的好朋友。她和我一样,父母不在西大工作,也是住在爷爷家,周末才去和父母团聚。我们经常放学了一起跳皮筋,打沙包,周六的晚上,一起带小板凳去马路对面看西大的露天电影,就连第一次脱离妈妈去公共澡堂洗澡大学的学生澡堂,也是和欣一起去的。欣学习好,体育好,性格开朗,是个优秀的女生,我的家人都认识欣。

上了初一以后,我不再住在爷爷奶奶家,搬到了爸爸妈妈单位分的新房子,每天骑自行车往返。除了在校的时间,几乎没有和欣嬉笑玩耍的可能。那时候欣的身高已经超过一米六,被老师安排在教室后的座位。我还不到一米五,坐在第二排。彼此走动得不多。

大部分早读都是欣带领,偶尔她累了,或者不想带的时候,会让我代替。我满足于这份让干啥就干啥的随意,本来就是副的课代表嘛,这样和谐地过了一段时间。

有天吃饭的时候说起学校的事情,我告诉了爸爸妈妈,我现在是副英语课代表,和正代表欣一起带领大家早读。

妈妈很高兴,说:“好呀,那你和欣一起好好配合,别让陈老师失望。”

爸爸问:“你俩谁带早读啊?“

我说:“大部分是欣带,偶尔我也带“。

话音刚落,爸爸皱起眉头:“不对啊,都是课代表,就该一起分担。为什么主要是她带?”

“人家本来就是真正的课代表,我是被追加上来的。有事的时候帮帮忙,平时当然还是以她为主。”我如是说。

爸爸沉下脸来,正色道:“你知不知道,有的小孩儿年纪小小就会欺负别人。她凭啥霸占着领读的工作?她就该和你轮流,一人带一天。”

我很无语,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干脆沉默。

爸爸见我没有觉悟,接着说:“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她这就是欺负你。你清楚不清楚?”

我和欣以前关系那么好,真是莫名其妙,冲着爸爸叫嚷起来:“欣凭什么欺负我?本来课代表就是她,我是辅助她的,人家怎么欺负我了?!”

爸爸鄙夷地说:“欺负的就是你这种傻子。”

我很生气,不想多听爸爸说一句话。那天晚饭吃得极不愉快。

隔了两三天,我的气还没有消,爸爸又在晚饭时提起了领读的话题:“你们这两天早读有没有读英语?谁领读的啊?”

我没有抬头,边吃菜边回答:“读了。欣带着读的。”

事情未如爸爸所希望地发展,“怎么还是她领读?什么时候轮到你?”

“她领就她领呗,上次我领过一回,说不定哪天就又让我带了。”我没觉得这是个什么大事儿,她领读还是我领读,在我看来都可以。

爸爸对欣“把持”领读权的现状,及我这种无所谓的态度非常不满,简直要出离愤怒了:“你明天就去跟她说,下次让你领读。不然她就一直压着你,不让你领读,其实就是欺负你!”

我被这一番话说得心烦意乱,心里却没有一丝想要去“争取”轮流领读的意愿。

我本不是喜好出风头的性格,再说同学们都很习惯欣带读英语,我忽然横空出世要平分秋色,也太突兀了。欣没有感冒,嗓子也没有不舒服。语文课那个跟我一起被指定的副课代表,不也只是偶尔带着大家读读古文嘛。最重要的是,我觉得这件事讲出来,不是什么让人开心快乐的事。认为欣没有和我轮流领读,就是变相“欺负人”,那是爸爸的想法,不是我的。

    第二天,我依然没有去跟欣说这个事情。不是忘记了,而是不愿意。

    爸爸明显觉得不能就这么过去,他照例在晚饭时追问我:“你今天早上领早读了吗?”

    “没有。” 天哪!怎么又开始了!我真想骗爸爸说是我领读的,但又不敢。

    爸爸立刻火了:“你就该跟欣说‘今天不是该我领读吗?你怎么又上去了?下次我领读。咱们应该轮流领读,而不是你独霸!’” 我低头不语,爸爸进一步“煽风点火”,“你看你,真胆小,连这种话都不敢说!”

啧啧,多么咄咄逼人啊。这不是怂恿我去找欣挑起战争吗?那些话说出去,朋友还怎么做啊?不就是个领读,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我怎么没体会到半点受伊欺负的压迫感?但是,不去战斗,这天天被逼“进攻”的日子何尝不是煎熬?!再不去夺回领读权,在家吃个饭都艰难啊……唉,真后悔跟爸爸讲这个事情。多嘴!想至这里,我浑身焦躁,夜不能寐。

不知不觉天亮了,我没精打采地到了学校,迷迷糊糊上完了前两节课,终于等到了休息的时间。欣正和一个我不熟悉的女生在教室外的走廊站着,她们倚着栏杆,一边望着远处的操场,一边说着什么,看起来挺快活。

我硬着头皮走向欣,脑子里翻转着爸爸灌输的台词。心跳加速,血往上涌。

“欣,跟你说个事儿。”

“哦。”欣和那个女生的热聊突然被打断,略显不悦。

我鼓起勇气说:“明天早上我领早读,咱们应该轮流带早读。”

欣眼里闪着几许惊讶。她大概没有料到我跟她说的原来是这个,且语气前所未有的强硬,也没有任何“前兆”。欣楞了两三秒,冷冷地说:“你领读就你领读。”说完她继续跟那个女生聊天。

我尴尬地逃离了走廊,轻松,后悔,难过,歉意……各种滋味齐上心头。我听到了某种东西崩塌的声音。

回家跟爸爸交代了完成任务的过程,他露出“这才像话”的表情,表示对“战况”满意。

次日起,我开始了领读生涯。我的世界终于恢复了原有的平静。欣不再主动找我说话。

初中毕业,欣考上了别的高中,很远。

多年以后,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见到欣,她久违地跟我寒暄,带着礼貌的客气。我不知欣是否记得那年那日发生在走廊里的那一幕。只想告诉她,其实我并不介意谁带领大家早读,可是至今也没有说出口。


2  助学

上初二的时候,我的成绩有些低落,爸爸十分着急,“不想办法改进不行!”想来想去,他想出一个好办法:让我每天回来复述当日上课内容

“老师每节课不是上四十五分钟吗?你就按一节课五到十分钟的标准讲吧。讲不出来,或者讲的时间太短,就是有问题。你上课有没有认真听讲,一复述就知道了。” 
 
爸爸九岁那年,奶奶在反右运动中遭难,右派子女是不能参加招工的,也没有资格报考高中,只能上中等技术学校。“上不了学就学个技术当工人吧”,他那时当然只能这么想工作以后,他读了教育学院的大专,到底意难平。内心的遗憾与不甘,转嫁到了我头上。学习好坏,是爸爸划分周围人的重要标准。中考高考,熟人同事、亲朋好友的孩子,孰优孰劣,是他口中经久不衰的话题,隐含着“父以子贵”的人生观、世界观。因此,人生在世,什么都没有抓紧时间学习重要。就连除夕去爷爷家吃年夜饭,也是他和妈妈先走,让我在家学习,快到吃饭时间了再说。

我猜奶奶当年被扣上右派分子的帽子,就像这样,一切都由整风领导小组说了算,不容辩解。爸爸才不会考虑我的感受,他认为这样“助学”,很有必要,那就像文件一样,付诸实施。我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刚开始还勉强能应付,没过多久,我就被这个固定节目搞得神经紧张。早上起床就无精打采,中午要回来吃饭,还没休息两下,又该出门了。一天下来,至少有两个小时在路上骑车,雨雪天则更久。夏天气温最高的时间段,我都在路上,经常是下午课还没上,就瞌睡了。晚上放学前,想着即将回家复述,立刻陷入焦虑不安,路上骑车难以专心,如临大敌。

有时到了家,我也不敢立即进门,生怕复述不达标被骂。进家门前,我会跑到别的单元,或者别的楼层,先回想一下当天第一节到最后一节的内容。若有记忆模糊之处,或者预计复述不足规定时间,就拿出课本坐在楼梯上临阵磨枪,直到在脑子里“演练”得差不多了,才有勇气往家走。一般我回家的时候,爸爸已经回来了,一进门就要进入复述模式,没有准备时间。但凡讲得粗枝大叶,或者听起来不够“充实”,就会遭遇他劈头盖脸的指责,讽刺,那种恐怖又阴郁的氛围,一直笼罩我的整个夜晚。

于是,我满脑子就只盼着快点儿放假。

有一次,我实在烦透了,看到家附近的巷子口新开了一家书店,就毫不犹豫地扎了进去。其实没有什么购买目标,只是想逃避离家越近就越愁苦的心情。

那天到家时,爸爸已经回来了。他问我:“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都七点了!

我说:“去新开的书店看了会儿”。那天就是不想按部就班回忆上课学了什么,也不愿像平时那样,回家前就着昏黄的灯光,坐在楼梯上“查漏补缺“。

爸爸满腹狐疑地盯着我,说:“我没见附近有什么书店。在哪儿?店名是什么?”

这一问还真把我将住了,本来就是临时看到进去逛逛,没注意店名。我说:“没记住。就在体育馆路口,我只在里面待了不到一个小时”。

他一听就火了,他认为语焉不详就是其中有诈:“搞不清你真去了书店,还是说谎!你现在就带我去一趟。

这突如其来的提议,令我十分气愤,我强忍住所有毛孔散发的怒气,骑上自行车,带他去了“现场”。

走到书店门口,看到里面亮着灯,窃喜总算没白来。爸爸指着我,气势汹汹地问书店的工作人员:“下午有没有看到这个小孩儿来过这儿?

不知是我个子太小,下午去的时候没有引起店员的注意,还是店员、老板忙于手头事,对没有购书的顾客印象淡薄。那个店员心不在焉地看了看我,答:“没有。没有见这么一个人来过。”

我懵了!!!刚才在店门口燃起的自信顿时被击得粉碎,正要上前理论,爸爸气鼓鼓地转过身,一语未发出了书店,我明白这是示意我跟上,同时意识到已没有解释的余地。

到家后难免一顿狠骂,以“估计你今天上课没听讲”开始,“以后回家晚别谎称你去书店,我会去问”结束。

回到自己的房间,想着这日复一日的”复述酷刑“,我禁不住坐在窗边大哭起来。声嘶力竭之时,发现对面的楼上有个房间未拉窗帘,内有一年轻母亲蹦蹦跳跳,原来是在教小女孩儿唱两只老虎。小女孩儿也就两三岁的样子吧,一边呀呀学着,一边被她妈妈左摇右晃的滑稽动作逗得咯咯笑。我平时并不喜欢这荒诞又吵闹的童谣,一听那句“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耳朵”就烦躁。那一刻竟然觉得好生可爱,越听越温馨。不知是对面那栋楼离我家着实太近,还是这欢快的画面将我的郁闷对比得太过鲜明,戚戚然悲从中来,又迟迟做不到将泪眼朦胧的视线从那母女身上移开。后来几时睡的,有无洁面刷牙,全都忘记了。
 
“复述活动”随着中考的临近日渐瓦解。到了高中,课程增多,每天回家的时间推迟了,再复述四、五十分钟,实在是太占时间,加上学的内容比以前难,几分钟全未必讲得明白。这个项目就彻底消失了,但很久很久,我们之间的关系都没有缓和过来。



温馨提示:我们的写作课,今晚就上第四课了。这几天还有网友给我留言,问现在想补报名,第以往的课能不能回听,我说可以回听。如果还有意愿报名的,可以点击查看课程简介

报名方式
微信扫码支付学费后(学费为每人一千元人民币),请扫码加入QQ群。
加入QQ群时请填写支付时使用的微信名。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热门文章:

      我没想到姜文这么脑残    阅读/点赞 : 60097/1485

      抵制圣诞?抵制你这个傻叉!    阅读/点赞 : 25179/736

      怎样判断作家有没有文化?    阅读/点赞 : 20407/448

      中国人的含蠢量    阅读/点赞 : 10837/412

      豆瓣你都不放心,说明你真的太烂了。    阅读/点赞 : 9935/323

      贾敬龙的事随便说两句    阅读/点赞 : 9467/369

      随便写两句    阅读/点赞 : 9258/361

      谈谈骂人    阅读/点赞 : 9157/372

      两脚人形兽    阅读/点赞 : 8841/382

      说说读周有光的感受    阅读/点赞 : 8589/356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微信二维码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微信二维码

      梁惠王的云梦之泽 最新文章

      初中和我的爸爸  2020-08-15

      刘姨  2020-08-14

      “免费写真背后可怕真相曝光引发的深思”  2020-08-12

      蹉跎岁月  2020-08-12

      身体是保命的本钱  2020-08-11

      一个视频看得我浑身发毛  2020-08-09

      瞎大大  2020-08-08

      东拉西扯  2020-08-06

      衡水一线老师实录:衡中高考语文平均分129分!考高分,他们只抓住了这3点!  2020-08-04

      恶心的高考满分作文  2020-08-04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