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匍京睹场

我的设计被骂上了微博热搜

发布日期: 2020-08-10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我的设计被骂上了微博热搜

互联网er的早读课 互联网er的早读课 2020-08-10


刘治治的工作室「立入禁止」在去年接受了北京国际电影节的邀请,为 2020 年即将召开的第十届北影节设计海报。


最后他们做出来两张动态海报。第一张是代表十周年的风车叶片,旋转起来变成风车;第二张是将照相机的镜片设计成长短不一的七彩镜片,在海报里摞起来,形成天坛的样子。


 第一张:代表十周年的风车叶片


第二张:将长短不一的照相机镜片摞起来,形成天坛的样子


但是设计完成后,当海报在北影节官方微博上发布出来时,评论像潮水般涌入,无数人骂它丑,也有很多行内的设计师力挺刘治治。评论变成两极化。


通常来说,一个设计做的好不好,一般有争论也都是在行业内的专业讨论,很少会进入大众视野,大众也不关心。但这次事件,公众的讨论热烈到「北影节海报」事件甚至冲上了微博热搜。


一、争论风波


我叫刘治治,是 70 后平面设计师,也在中央美院当老师。


那是周二的早晨,起来之后就发现微信炸了。收到的微信大部分还是「挺耳目一新」这样的话,但是突然我看见一条信息是,「没事,你别难过,什么事都会有争论。」我当时就觉得有点奇怪,有种各界发来唁电的感觉。


于是我赶紧到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官微去看,他们发了电影节的先导海报,评论都是「太丑了」,「怎么能丑成这样」,「文字能不能设计一下」,「这学生做的吧」,「颜色怎么这么俗这么脏」等等,还有一些纯粹骂街的话。


微博上的一些评论


二、接受邀请


说起来早在大约七八年前,北京国际电影节曾经向社会广泛征集海报。他们同时也和北京设计周合作,希望能够借由设计周的平台,向关注设计周的人重点征集海报。


因为我除了有自己的工作室,还是世界设计师组织「国际平面设计联盟」的会员,所以设计行业的一些活动经常会邀请我。


那时我和设计周正好有合作,他们就请我去给电影节讲一讲海报是什么。


于是我去了,讲了讲自己的一些作品,好像也点评了一下北影节前几届的作品,具体记不太清,但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我们一直保持有联系,他们也一直在邀请我,说「能不能请你出山做一下」。


结果去年第九届北影节出了个「菜花事件」。


那个事情是这样的:由于北京国际电影节有一个大奖叫天坛奖,结果去年他们的海报设计成,有一个女神挥舞着绸子,这绸子构成了一个天坛,然后把女神当成一个树干,上面是枝叶繁茂的一棵树。


他们主要的问题是,由于这个树冠是直接在图库里找的图片,直接修边修下来的,所以整棵树在没有一个确定的光源的情况下,看起来会觉得像是一个菜花。



 部分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往届海报。其中,第九届海报(上排中)图案曾被网友形容为「长得像菜花一样」 


当时的评论一边倒的批评,我也有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内部给我的解释说他们的确没有找专业的设计师,找的大概是做品牌的一个年轻设计师。而且做完也一直在改,改了三十稿以上领导才满意。


所以他们准备这次电影节的时候,就更加想要和我合作。


我心想,人家追你追了那么久,不答应不合适,更何况再差应该也差不过「菜花」,而且我也觉得挺好玩的。


作为纯官方的一个项目,我觉得我能够增加一些新的东西,一些可能性,因为像一般的纯官方的海报,基本上是一个绸子绕着华表、小孩放鸽子,或者蓝天白云、故宫红墙,但我认为设计里面应该有一些挑衅,能够给庸常的社会或者这种既定的范式一些刺激,这是我个人做设计的一个理念。后来我就答应了。


三、设计过程


我接受邀请之后,北影节方面也提了一些要求。


首先,今年是北影节十周年了,他们希望有「十」这个概念。


其次,要有风车。北影节以前就有一个胶片做成的风车的形象。这个风车有七个叶片,好像因为电影是第七大艺术。


然后颜色上要求有七彩。主办单位很喜欢七彩,彩虹的颜色。我分析原因是这样不会出错。太偏绿或者太偏红,或者偏任何一种颜色,都可能被理解为偏向于某一个群体。所以干脆七彩,什么颜色都有了。


最后,因为北影节会颁发一个天坛奖,所以要求还要有天坛。


于是我们在提案的时候,根据概念和表现手法分成了 5 种不同的样子,然后给主办方挑。


海报的室外效果图


其实我们一开始设计时,是往主海报这方向去设计的。但主办方可能觉得,我们的风格与手法领导可能很难接受。所以他们在尊重我的前提下,最后折中了一下,跟我说:这组海报不作为主海报了,而是作为一个更概念的先导海报。


什么叫先导海报呢?一般电影在还没剪辑完,甚至可能刚刚进入拍摄的阶段,为了造势,会先出一张海报,这就是先导海报。


所以先导海报可以比较的艺术化,可以没有明星。它更像是戏剧海报,更偏意向,偏艺术化的。


对方毕竟是甲方,他们觉得作为先导海报合适,也是有他们道理的,我也没必要去争说我一定要做主海报,所以最后就定了,就作为先导海报。


其实最后大家是挑中了,风车和天坛两张一组的海报。这其实不是一张真正意义上的静态海报,实际上,它是一段动画,是一个动态海报。


四、设计理念


第一张风车的海报,由于是第十届北影节,所以是由「十」转动起来形成风车。


第二张海报,我们想利用镜头作为元素。因为我们所有拍摄的影像,都是通过镜片拍摄进来和放映出去的,这就是电影。电影中无论是拍摄还是放映的镜头,都是由镜片构成的。比如莱卡的 35f2 经典镜头,我们会说里头是 8 枚玉,8 枚玉就是 8 个镜片。


并且我们发现天坛是分层的,所以我们就把每一层都当作一个镜片,设计成天坛的样子。


 两张海报的主要元素:风车和天坛


当时我们还想过选取中国著名电影的颜色,作为每个镜片上的颜色。比如选取霸王别姬里的主色调,黑、白、红、黄和一些粉,比如田壮壮拍的小城之春,南方城市的那种翠绿和一些灰调。

在交稿时,我的合伙人章瑜还在群里说,「没事,你们放心,什么东西都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但是绝对不会像『菜花』那年,放心吧。」


当时我看了没说什么,我特别有自信,也认为说不好的肯定是少数。


海报交上去需要审核,大概一周后发出来的,也就是上周二的早晨。结果我微信就炸了。


五、创造一种可能性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争论?我想,可能因为电影节的海报与平常做的艺术类的活动海报不一样,平时,我们会更以平面设计的手法和语言来做设计,大家也都能接受。


但电影类海报是平面设计里一个比较独特的分类。它的画面一定要能看出技术含量,也就是「炫技」,这不是一个负面的词。它即使是一张图片,也要让人能看到非常多的效果,而我的海报让大家失望,或者受到批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我违背了预期。


所以我特别理解。


其实审美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而且一个好的设计师其实是创造一种可能性,如果最后的结果仅仅是美,那么设计师是不知足的。


一副好的海报、一个好的产品是可以改变你的。


比如一个著名的法国的产品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他做过非常多著名的设计,其中有一个是用来榨柠檬汁的机器,整体像一个火箭。它最上面有一个头,柠檬在这上面拧,下面是一个三条长足型的支架,用来支撑放在桌子上。单纯这样看,你会觉得它完全没有审美,就是一个金属,也没有漂亮的颜色。


菲利普·斯塔克设计的柠檬榨汁机器


当你把这样一个榨汁机放在桌上,你会发现它是一个异质物,它和别的餐具在一起非常不协调,你甚至会困惑自己为什么会将一个火箭模型放在桌上。


但你会不知不觉地把家里其余的东西都换成与这个物品相关的。无印良品、宜家都特别善于做这件事。


像 MUJI(无印良品)的所有产品,在它的店里你觉得它们百般和谐。于是你兴奋的买一个产品回家。但在家里,有彩色的塑料泡沫地板,小孩的玩具零零散散扔了一地,一个透明塑料袋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了门把手上,桌上还隔着一个 4S 店送的纸巾盒。再看见刚从 MUJI 买回的东西,你会觉得特别不兼容。


结果是,你会被动地不知不觉就成为了 MUJI 的粉丝,然后因为一个 MUJI 的一根笔或者桌上的物件,慢慢地把家改造成类似 MUJI 的风格。


六、曾经的黑白故事


我曾经遇到过更啼笑皆非的事儿。大概是在 2003 年,我们就弄了个工作室。


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个官员和他的秘书。他们要做一个水电站的项目,需要一个宣传画册。


我们聊的很好,官员想看一下我们做过的画册实物,当时工作室里的画册都是黑白的,我给他解释那是当代艺术的水墨画。他思考了一会儿,突然问出一句我完全无法预料到的话「你们是一个做黑白的公司啊,你们会做彩色的吗?」


我一下子就懵了。我说「我们当然会做彩色了,我们是设计师,您给我们什么菜,我们就做出什么东西。」


我说,举个例子,就像往一个相机里放彩色胶卷,会拍出彩色照片,放黑白照片,会拍出黑白照片。


但无论怎么解释,那个官员一直认为我们是一个只会做黑白的工作室,最后就离开了。


当时我和广煜面面相觑,这是我一直记得的一个故事。


刘治治为 2016 年西宁 First 青年电影展设计的主海报及奖杯




刘治治的一些过往设计作品


做科普的一帮朋友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刘治治,我现在特别深刻的理解了,何为礼不下庶人。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对老百姓无礼, 而是有些东西是不能广泛讨论的。简单说,比如理论物理,如果你让它的讨论超出科普的范畴,突然进入到了一个更广泛的讨论空间,它就变成了「民科」。永动机的理论就出来了,他们还会说爱因斯坦是错的。


其实我作为一个设计师,只需要面对我的甲方,我无须向全民解释,但我很关心为什么会引起这个争论。


我觉得这里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就是现在意见的出口少了。可以讨论的东西到了某个层级之后,大家自动就不再讨论了。所以大家不会去讨论北京电影节该邀请谁,北影节这次文化输出的核心是什么,主题是什么,但他们会乐于去讨论一些别的周边的东西。这是一个大环境。



来源 | 故事FM(ID:story_fm)

作者 | 故事FM;编辑 | 时刻

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早读课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互联网er的早读课 微信二维码

      互联网er的早读课 微信二维码

      互联网er的早读课 最新文章

      我的设计被骂上了微博热搜  2020-08-10

      杀死TikTok:扎克伯格社交帝国的阴暗面  2020-08-10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no,请多和陌生人说话  2020-08-10

      为什么在微信的阴影下QQ依然是中国第二大APP?  2020-08-09

      什么时候该跳槽?怎么跟HR要期望薪资,这里有你想要的答案  2020-08-09

      喜茶新广告翻车,土味营销正在毁掉你的品牌  2020-08-09

      唯品会竟然比拼多多还赚钱?  2020-08-08

      “网抑云”的玩梗和#奥巴马夫人患抑郁症#的热搜,暴露了人们对情绪的无知  2020-08-08

      B端产品必会财务知识  2020-08-08

      来讲讲产品经理那些成年人的话题  2020-08-07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